win

嗯,不管我关注的哪个圈子,都有好多小天使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楼诚及其衍生】穆穆不惊左右文章目录整理

阿盐啊阿盐:

 @穆穆不惊左右 双手奉上~
按时间排的,全的。有漏有错的话告诉我改(:3_ヽ)_没有名字的摸鱼篇我也放上啦,自己做主提了第一句话或者概括起了个目录里的名字,还请太太勿怪|•ω•`*)
请允许我叨逼叨一下:知道太太名字出处之后被惊艳到了,不管名字还是文风还是太太本人都超级温柔啊,悄咪咪表个白(ˊ˘ˋ*)❤
……
可是穆穆的故事甜得我这匹高贵的孤狼好想陷入恋爱哦(。•ˇˍˇ•。)


 


凌李:


【凌李】三次被他跑了,一次他没有。


【凌李】有关于同居的二三事


【凌李】把李熏然关进电脑里需要几步


【凌李】从小就都是李熏然的错


【凌李】那天凌院长买了一袋糖雪球


【凌李】当我们想睡李熏然的时候,凌院长在想什么


【凌李】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不老歌长什么样子


【凌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凌李】那天凌院长捉到了一只鬼


【凌李】哥,我觉得我要恋爱了


【凌李】凌院长仍未知道那天李熏然到底看见了什么


【凌李】李熏然唯一没舍得吃掉的那片口香糖


【凌李】李熏然说你现在可以摸摸我了


【凌李】李熏然的江湖到底有多大


【凌李】凌院长问小李警官你到底姓什么


【凌李】先生,我也想要五星好评


【凌李】一切凌远都是纸老虎


【凌李】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凌李】不要和喝醉的李熏然说话


【凌李】一个从不乱写乱画的李熏然


【凌李】李熏然到底是A还是O?


【凌李】李熏然,点个烟。


【凌李】都给我回去上班


【凌李】我们家没李熏然这么不能演的


【凌李】在这呢


【凌李】从小就是李熏然跑得慢


【凌李】信息素里都是骗人的


【凌李】路人赵的旁白


【凌李】一次失败的发情


【凌李】真酒害人


【凌李】假正经


【凌李】每次扫黄都有你(上)


【凌李】每次扫黄都有你(下)


【凌李】院长和钉子户


【凌李】败事有鱼


【凌李】我的一个警察朋友 上


【凌李】我的一个警察朋友 下


【凌李】小叛徒


 


 


谭赵:


【谭赵】聚会自救指南


【谭赵】吃瘪


【谭赵】假不正经


【谭赵】请联系我


【谭赵】桃花岛和大老板


【谭赵】俗不可耐


【谭赵】看不见


【谭赵】有钱


【谭赵】饲主


 


 


楼诚:


楼诚杀


拇指阿诚哥


永夜与极昼


阿诚在明家的第一个除夕


请家长


【楼诚】你瞒着我什么


床头书


【楼诚】解救行动


【楼诚】解救明长官


【楼诚】诚不欺我


【楼诚】一些小事


从小就是你不更新


【楼诚】诚事不足 1


【楼诚】诚事不足 2


【楼诚】诚事不足 3


【楼诚】一口锅


【楼诚】明影帝的日常


【楼诚】明先生的日常


【楼诚】先生


【楼诚】哥哥


【楼诚】大哥


人生宛如一场赛跑


 


 


蔺靖:


【蔺靖】你真的是一条龙吗


【蔺靖】先生,请您自重。


【蔺靖】琅琊阁主又来信了


【蔺靖】萧景琰,有你的贡品。


【蔺靖】记一次愉快的网购经历


【蔺靖】陛下他又背着包袱跑了


【蔺靖】暴君与小刺客


【蔺靖】现在欠了三文钱


【蔺靖】靖王说他不改差评


【蔺靖】怎么又是你


【蔺靖】恭喜殿下


实现现代化十分社会主义的大梁


【蔺靖】鸽子和同心锁


满腹经纶


【蔺靖】哎呀,投歪了。


【蔺靖】有美一人兮


【蔺靖】殿下,浇点水。


【蔺靖】一介草民


【蔺靖】别扭


【蔺靖】无忧


【蔺靖】陛下厉害


【蔺靖】捡孩子


【蔺靖】摔一跤 1


【蔺靖】摔一跤 2


【蔺靖】摔一跤 3


【蔺靖】饭圈生态指南


 


 


多CP: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①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②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③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④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1)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2)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3)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4)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5)


来做作业


【多cp】大姐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多cp】要听一段不靠谱的故事吗


河神


鬼怪


【多cp】好的,先生。


补发


【多cp】嘿,签个字。


如果大家是笔记本电脑


如果他们的朋友圈有微信运动


【多cp】如何用楼诚打出一副扑克牌


【凌李/庄季】相亲自救指南


楼诚大型春节文艺联欢晚会节目单


明先生们的胜利


【凌李/谭赵】进错门


仙界匿名留言板


认识一个说话不靠谱的人是什么体验


【楼诚/蔺靖】皇帝与间谍


【楼诚/蔺靖】长官与江湖人士


【楼诚/蔺靖】皇帝与三个情报工作者


【谭赵/凌李】拉个郎 1


【谭赵/凌李】拉个郎 2


【谭赵/凌李】拉个郎 3


【谭赵/凌李】拉个郎 4


【谭赵/凌李】拉个郎 5


【谭赵/凌李】拉个郎 6


【谭赵/凌李】拉个郎 7


【谭赵/凌李】拉个郎 8


【谭赵/凌李】拉个郎 9


【谭赵/凌李】拉个郎 10


【谭赵/凌李】拉个郎 11


【谭赵/凌李】拉个郎 12


【谭赵/凌李】拉个郎 13


【谭赵/凌李】拉个郎 完


【谭赵/凌李】拉个郎番外 · 一天


【凌李/蔺靖】招摇撞骗 1


【凌李/蔺靖】招摇撞骗 2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1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2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3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4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5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6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7


如果精神体们有一天和主人互穿


 


 

K莫/一心诺你【番外】

飞花轻梦:

*梦梦的粮坑


前文链接:


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章


六章七章八章九章枫叶之吻


烤红薯怎么吃糖葫芦一心诺你


一心诺你合集❶一心诺你合集


异地恋早安十五章十六章


十七章冬至夜十九章生日


二十章二十一章都赖电视剧!(番外)


皮肤饥渴症(番外)新年贺文


*好久没有更糖包啦


*祝食用愉快~~


~~~~~~~~~~~~~~






糖包3岁开始,已经完全一副小郝眉的模样。


郝眉特别生气KO他自作主张给糖包剪了娃娃头。


郝家爸妈却很喜欢糖包剪这样可爱的发型。这让他们觉得KO懂老人的想法,对这个女婿是越发的满意。


糖包齐刘海下圆溜溜的眉眼,还有柳叶一样弯而细的眉毛,走到哪里都是个粉雕玉琢吸引人的小白团子。


就连早晨刚起床时,两个人头上那翘起来的呆毛都一样朝向右边。


完全是郝眉的复刻版。


KO看糖包的眼神随着时间愈发的温柔。


仿佛在糖包身上穿越了时光看到另一个男孩,眼神里多了一层宠溺。


日日看着这样的眼神,郝眉抓着头发在崩溃的边缘徘徊。


糖包明明就是在争宠!!!


受不了的郝眉赌气的带着糖包去理发店剪了当下最流行的帅小子发型。


两边剃掉只留中间的长发梳向一边。


幼儿园开学后,糖包刷新了小朋友们对帅的认知。


郝妈看到糖包的新发型后立刻炸了锅,冲去致一扭着郝眉的耳朵质问,他把她可爱软萌的孙子弄哪去了。


致一一干人等吓得躲在门外看好戏,郝眉嚎叫着冲KO喊救命。


最后,以KO承诺监督郝眉并连做一月家宴才终止了郝妈要带郝眉回老家的家法惩罚。


在KO眼里,无论发型,糖包撒娇时的嘟嘴,动小心思时眼神里的乖巧,每次伸胳膊要抱抱时,眼睛里自然出现的水光,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一点一滴,都是郝眉的样子。


都是,刻在他心里的样子。


在郝眉眼里,那赤裸裸的就是争宠。


很明显啊,糖包嘟嘴一定比自己可爱,他是孩子嘛!


看他眼睛上修长的睫毛,只是眨个眼都自带blingbling的迷人效果。


要是换成他,不是进了沙子,就是叫人以为是发神经。


糖包要抱抱的时候,KO的神情又疼又爱,一副要把全宇宙都送给糖包的样子。


坐在旁边,他莫名生出一种小三的感觉。


以前糖包跟他更亲近,更喜欢他的。


现在看来都是敌军用来迷惑他的招数,哼!




三岁的糖包学会了跑和跳,不再是爸爸们怀里乖巧的小团子。


他喜欢在院子里跟琮琮一起玩耍。


院子里有KO精心栽种的花草,是有一年郝眉想要证明“人比花娇”,吃醋的产物。


初夏,院子里的花都开了,满是糖包的笑声。


KO端着果盘和郝眉手牵着手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看糖包在花丛间奔跑。


其实他们并没有多注意糖包在干什么。


因为,两个爸爸正忙于互喂水果。


听到糖包在远处喊着他们的时候,两人才停下来转头看过去。


糖包正捧了满怀的花向他们跑来。


郝眉自然的伸出胳膊想要搂住这个马上要扑过来的团子。


你可不能扑进KO怀里,那是我的特权。


郝眉正想着,糖包已跑到近前,小胸膛喘着粗气。看样子他是要跑进他怀里的,郝眉开心的伸着手臂等糖包扑过来。


然而,糖包迈着小短腿,以冲刺的速度飞扑向了KO。


即使是坐着,糖包也只有KO的膝盖高,他一下子便撞到了KO的腿上,还不忘伸着小胳膊把满怀的花捧给KO。


“嘿嘿,粑粑,爱粑粑。”


这时候,郝眉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争宠。




看着KO一副感动老父亲的样子,郝眉黑着脸冲向了院子。


晚饭时,KO在厨房喊了郝眉很多声都不见人影。


他便走到卧室寻他。


推开门,只见满床的花瓣间,郝眉穿着他买的粉红兔子装躺在其间,向他招手,头上毛茸茸的耳朵不断抖动着,


“KO,快来呀,不然你的小野兔要跑掉喽。”


嘣,一座火山爆发了,KO觉得鼻孔有些温热。




汗水挥洒,到后来,郝眉声音已经喊到嘶哑,发不出任何声音。


KO为他清理好,轻轻的搂住呼吸清浅的郝眉,


“你不用怕,我一生,只剩爱你,这两个字。”








end


先做个复健,说不定还会写糖包。



废柴三叶:

商容三叶: 

《世间江湖》三刷/裸脊锁线精装本

预售链接:

抽奖微博:

要求:转发即可,由抽奖平台抽取两位

时间:即日起~2017年12月18日晚上20:00止

数量:2

奖品:《世间江湖》裸脊精装本x1;to签x1;Q版仙流钥匙扣x1

备注:仅限中国大陆地区/如抽中订购者,届时请提供交易单截图,可退还订购金

锁线本制作比较慢,目前正在打样中。发货时间另行通知


祝生活愉快!


【凌李】花雕 00-05

陌生人:

一直以来都想写一个#如果当初收养凌远的是李局长#的故事


于是......就有了花雕


手有些生了,但愿能写好一个甜甜甜的故事




花雕 




00


我幻想着昏眩的时刻


白发和咿呀的欢笑


我将倾尽我的一切呼唤


在短暂的沉寂里


融化夜星和蓝空


 


这是季风带来的习俗


也是爱在人间的秘密


 


——顾城


 




01


轻微的颠簸唤醒了李熏然浅浅的梦。


李熏然很喜欢那个梦,温柔且带着馥郁的酒香。


花甲老人从树根下的泥土中将新婚之夜埋下的花雕酒取出,可在梦里李熏然一滴也没有尝到,这让他有些恼火。李熏然贪嘴,去绍兴协助办案时没有尝到的那一口花雕酒已经撩拨了他整整半年,他抓了抓后脑勺被压塌的头发,决定下了飞机一定要凌远请他喝酒。


刚过立秋就下了一场雨,放晴后的天空蓝得透亮,可风还是凉飕飕的,李熏然穿着不合时宜的衬衫戴着一副几乎快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在人群中又帅气又显眼。


凌远冲他挥了挥右手,左臂上搭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李熏然像模像样地拖着一只小号行李箱,看起来像个短途的游客,凌远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被调来B市工作。


“凌远同志”,李熏然摘下墨镜,一双眼睛亮得出奇。


“嗯?”凌远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想笑,“冷不冷?”


李熏然点了点头,猛地扑进了凌远的怀里,“哥,我快冻死了。”


“好了好了”,凌远看着怀里的小卷毛犹豫了片刻还是在李熏然的腰间轻轻拍了两下,“快把衣服穿好,回家。”


“哥你都当院长了,怎么时尚品味一点提升也没有,你看这颜色”,李熏然瞅瞅自己身上明显大了一号的风衣,脚步顿了顿,口中嘟嘟囔囔地抱怨,“诶诶哥,箱子我自己拿就行。”


凌远一点都担心自己的品位问题,尽管他承认黑色对于李熏然来说的确是太不适合了,不过手里轻飘飘的行李箱还是让他皱了皱眉。


“你这箱子里都装了什么?”


李熏然加速迈了几步,“警服。”


“嗯,然后?”


“然后?”李熏然扯扯袖子,这个长度让他有点不舒服,“报道的时候要穿。”


“这个我知道”,凌远把李熏然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躲开了匆匆跑过的年轻女孩子,“我是问箱子里还有什么?”


“哦哦哦,还有一盒点心,三哥出差给我带的,我觉得挺好吃。”


凌远愣了愣,笑着叹了口气,得,升了副队长也还是那个小祖宗。


 


02


凌远的房子是年前新买的,地段极好价值不菲的精装房,春节的时候父母特意来到B市陪着他在新房子里过了个热热闹闹的年,说是老家的习俗,新宅入伙要人多才有福气。可惜李熏然在警队值班,在视频中指挥着凌远在房间里四处转悠了四五圈才罢休。


“哥”,李熏然从主卧里探出脑袋,“你的房间采光这么好啊。”


“你喜欢就换给你住”,凌远正坐在沙发上用iPad回复一封急需处理的邮件。


“不用不用,我就是说说”,李熏然直奔主卧隔壁的房间,倒进床上滚了两圈。


床可真舒服,李熏然看着被子上自己滚出来的褶皱心里突然美滋滋的。


“累了?”凌远走进房间在李熏然的卷毛上揉了一把,“换了衣服再躺。”


“不躺了不躺了”,李熏然从床上坐起来,仰起头看着凌远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见惯了生死的凌远却偏偏见不得李熏然有一点委屈的模样,“要什么,和哥说。”


 


03


李熏然有些微微的恍惚,仿佛回到了他很小的时候。


凌远被父亲领回家的时候比他高了不少却瘦的要命。他捧着母亲给自己切的苹果片,坐在地毯上啃得衣服上都是口水。


“然然”,父亲把他抱起来,威严的父亲少有地亲昵地亲了亲他的脸蛋,顺手拿走了他刚刚啃了一半的苹果片,“这是你哥哥。”


李熏然的注意力都在被抢走的苹果片上,他挥着短胳膊怎么也够不到。


凌远有些无措,小孩子的哭喊他听过不少,声嘶力竭且不讲道理,他猜,李熏然很快就要扯开喉咙了。


可李熏然没哭,哼哼两声转头盯着果盘里的苹果吞口水。李熏然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也给了凌远一片苹果的,他只记得凌远手里的苹果似乎是最大的一片。


“我的这片苹果给你吃好不好?”


那个本不该存在记忆的日子却被李熏然牢牢记在了心里,他多了一个瘦高的哥哥,尽管和他长得不一样,姓氏也不一样。


李熏然那天吃到了最大的那一片苹果,而在那片苹果之后,他的哥哥似乎总是能把他最想要的东西捧到他面前。就像他够不到苹果时的那句轻轻的“我的这片苹果给你吃好不好”,凌远最常对李熏然说的话,就是“要什么,和哥哥说。”


 


04


“想什么呢?困了?”


李熏然摇了摇头,肚子很配合地响了一声。凌远看了看腕表,三点刚过。


“想让你请我吃顿好的,飞机餐没怎么吃”,李熏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划拉几下递给凌远看。


凌远扫了一眼算不得短的美食列表,“最喜欢的是哪个?今天就去。”


李熏然给列表截了张图微信分享给凌远,把手机重新塞进口袋。


“今天想吃你做的菜”,李熏然向里面坐了坐,双腿悬空悠闲又有些调皮地晃荡着。


“行,哥给你做,不过得去超市买点菜,冰箱里只剩鸡蛋了。”


 


05


李熏然笑着跟在凌远身后。


是你问我最喜欢的是哪个啊。


我最喜欢你。




------------tbc------------


后文请走 06-12

风切:

【东北au合集】(没有这种au
韦老爷和超喜儿


有两篇删了找不到,时期比较早依旧有画风差距

十分的雷……但是涂的时候很开心(?)

也是因为太雷没画后续。

看看就好。

附一只乐高小仙女

艳阳天ฅ( ̳• ·̫ • ̳) 喵